她出身深蓝家庭 遭遇国家暴力 追求转型正义

她出身深蓝家庭 遭遇国家暴力 追求转型正义
他们来自深蓝家庭,他们关心台湾、关注二二八转型正义!他们从小生长在支持中国国民党的家庭,直到自己接触台湾史、参与社会运动后,才看清中国国民党的本质,了解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国家暴力。民进党上台后,他们期待新政府能真正落实转型正义。
小球,彰化和美人,接受《民报》专访时表示,父母是忠贞的中国国民党支持者,他们的朋友也几乎都有同样的政治理念。爸爸每天看政论节目,却一再告诫她“政治太黑暗、不要碰政治”,还“暗示”她若要台湾经济好,就要票投中国国民党。大姐五专时莫名拿了张国民党证回家,但要她“不要碰政治”的爸妈却默许。

小球表示,当年民进党陈水扁当选总统,“家里气氛很糟”;2016大选民进党选情大好,爸爸是连电视都不看了,开票当天完全不开电视,只谈到他们彰化选区的王惠美当选立委了,但绝口不提蔡英文当选总统一事。她说:“全彰化只有我们那一区没翻盘,某国民党议员拟参选人还封街庆祝。”

323国家暴力受害 反思228无差别迫害
小球就读静宜大学国企系时到台文系上课,剧作课介绍台湾早期作品、舞台剧,其中有些提到二二八氛围及戒严。但她当年看不懂,老师也没有介绍太多历史,是在图书馆找了许多剧评后才了解。之后,她从脸书接触到“黑岛青”等社团,开始关心反服贸等社会议题。就读剧场设计的她,认为签订服贸开放剧场后,台湾的剧场将受影响,剧本也会产生被中国审查的自由度问题。她也参与了323行政院事件,还被警察打。

小球指出,因323政院事件,她一直收到传票,24日还接到裁定书,看到验伤单,说真的,压力满大的。见识到国家暴力,让她想到二二八事件,是更巨大的无差别迫害,不仅家人被杀,亲人也活在恐惧中。二二八是国家暴力的开端,一直延续到现在,“看不见的东西很可怕”。

她说,她有位小学同学是二二八受难家属,但她却在十几年后看到同学脸书上的一篇文章才知道。同学的爷爷在二二八时被警察抓走,让从小生长在深蓝家庭的她感到很惊讶,原来还有一群和自己不一样的沈默者。她希望年轻人能多认识台湾历史,也期待民进党能落实转型正义。

相关报导:228专题/脱蓝青年:他们来自深蓝家庭 他们关心228!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