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 月(诗歌5首)/刘流

刘流

◆十 月

因为秋风

大地突然迷失方向

天空空旷

树叶心烦意乱

百花百无聊赖

芸芸众生悄然卸妆

十月的傍晚

落叶再度狂奔

矮树旁,一株菊花

头顶灯盏姿态婆娑

孤独地为落叶

点亮回家的路

◆傍 晚

有雨的傍晚

满屋秋凉

邻家院子里的柿子

一个挨着一个

仿佛是点亮的灯盏

在风雨里,为落叶打扫房间

一树秋光,两目忧伤

谁带走了什幺,谁就该用什幺来补偿

◆夜 晚

谁说怀念是过往的遗忘

谁将夜晚误解为孤独的网站

繁华褪尽

目光,总是被灯光扎伤

十月的最后的夜晚

时光瘦的喘不过气来

就像花瓣上的雨滴

一遇见风,就飘零,就遗落

犹如一支舞曲最后的尾音

季节的钟声敲响的时候,悲伤刚好被叫醒

在黑夜铺就的路上

灯一灭,你就亮了

◆夜 雨

为了接管太阳的使命,才拼命闪亮吗

那逐一上升的雨滴,在黑夜来临前跌入尘埃

并发出太阳的光芒,它们坦蕩、乾净、直率

不做任何辩解,不放弃任何瞬间的迸发

把具体的内容,抽象地呈现

不让经年的忧伤,感染每一寸夜

◆明与暗

不再有什幺能渗入我的心脏,让我激动地忘我

放弃一切坚守,让隐痛在隐忍中隐退

黄昏,傍晚,暗夜,长夜,一切都将与晨曦和朝露接轨

光及光下的一切,骨感,挺拔,尖锐

阳光,月光,星光,追光,所有的光都抛弃我,又迷恋我

质证我在製造废墟的同时,也创造了殿堂

谁为我明修栈道,我便为谁暗渡陈仓

【作者简介】刘流,男,1970年8月出生,汉族,八十年代末开始写作。曾在《农民日报》、《丹东文学》、《蚌埠日报》、《淮河晨刊》、《淮风诗刊》、《商洛诗歌》、《微光诗刊》等报刊杂誌发表诗歌、散文60多篇(首),1990年获得“首届全国农民文学徵文评选活动”诗歌三等奖(其中诗歌一等奖空缺,小说、诗歌、散文共20篇(首)获奖)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